蝗虫大军入境波及云南3州5县 未来几日或扩散蔓延

原标题:蝗虫大军肆虐云南3州5县!未来几日或扩散蔓延!专家:可控范围来源:开屏新闻杨学礼没想到2020年盛夏这种叫黄脊竹蝗的虫子再次从老挝迁飞来到江城县。一波一波的虫子们在当地的竹林里穿梭啃食竹叶,直到药

  原标题:蝗虫大军肆虐云南3州5县!未来几日或扩散蔓延!专家:可控范围

  来源:开屏新闻

  杨学礼没想到2020年盛夏这种叫黄脊竹蝗的虫子再次从老挝迁飞来到江城县。一波一波的虫子们在当地的竹林里穿梭啃食竹叶,直到药剂将它们消杀……

  自2020年6月28日,云南普洱市江城县发现黄脊竹蝗迁飞入境后,截至7月17日,黄脊竹蝗共波及云南130648亩,重度1030亩。发生区域涉及普洱、版纳、红河3个州(市)5个县23个乡镇

  目前,云南采取无人机防治与地面防治、化学防治与生物防治相结合联合开展防控。据专家组研判,在未来几日,黄脊竹蝗仍有扩散蔓延可能性,防控压力持续增加。

  国家林草局工作组、农业农村部工作组、云南省林草局工作组继续在江城指导工作,防治工作有序开展,黄脊竹蝗虫情处于可控范围。

  迁飞入境

  2020年7月16日,晴。早上9点半,江城县勐烈镇桥头村瓦落小组的铁厂箐,无人机轰鸣声响彻上空。

  开屏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当地林草部门正在对此间的竹林农作物和空中翻飞的黄脊竹蝗进行药剂消杀。

  2020年6月底,黄脊竹蝗从老挝越境,江城严阵以待。6月29日下午4点左右,牛倮河村民反映,在国境线边发现蝗虫;6月30日,江城县植保植检站调查发现,勐烈镇大寨村至康平镇的勐康村马场后山,全长55公里的国境线均有蝗虫迁飞入侵江城县,当地农业、林草部门组织人员开始用无人机、烟雾机、电动喷雾器形成空中和地面结合的方式防治蝗虫。

  天放晴,一波波蝗虫开始迁飞,下雨时,便隐匿不见。

  7月14日16时至18时,当地监测显示,因天气放晴,又有新的黄脊竹蝗种群通过牛倮河从老挝迁飞降落普洱市江城县、宁洱县区域。

  杨学礼是江城县植保植检站站长,从事多年边境植物保护研究,黄脊竹蝗是他熟悉的昆虫。作为江城人,杨学礼见过土蝗虫,“对农作物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危害”。2016年、2017年,他作为援助老挝灭蝗的专家赴老挝南勃拉邦省、华攀省,见到了大量的黄脊竹蝗。

  江城县位于云南省南部,与越南、老挝两国接壤,边境线长达183公里。该县属亚热带湿润气候,生态呈多样性,境内动植物种类繁多。

  2018年7月16日,黄脊竹蝗越境了。

  杨学礼告诉开屏新闻,当时,一批蝗虫在江城曲水镇坝伞村、国庆乡嘎勒小组被发现,18日飞出境外,当时一家公司用除草剂除草;21日,又一批蝗虫自中越3号界碑入境,22日晚上的一场大雨后往越南方向飞走, 23日只见到少量蝗虫;紧跟着7月30日蝗虫从勐烈镇黄姜岭又进来一次,很快又飞走了。

  它们都在边境线上逡巡,极少一部分出现后便不见踪迹。

  2018年8月11日蝗虫再次入侵,这次它们到最后都没有飞走,在国庆乡3个村、嘉禾乡的6个村,宝藏镇的龙马村、前进村等地飞来飞去。同年11月,当地林业部门确定2个乡镇4个村委会共有四个蝗虫产卵点,大约面积5平方公里。

  “我们发现,蝗虫产卵后大量蝗虫在当地全部死去。卵块的孵化,大约有半年的时间。” 杨学礼熟悉黄脊竹蝗产卵周期,他们耐心等到2019年4月15日,带领站里的职工第一次到产卵地调查,没有发现蝗虫的幼虫, 4月24日又去产卵地调查,发现幼虫孵化出来了, 5月上旬,便用高效氯氰菊酯将其彻底消灭。

  2019年7月1日,江城县勐烈镇牛倮河口岸再次发现蝗虫入侵,7月3日联合林业部门用无人机喷洒农药扑杀,此后江城县再没有发现蝗虫,直到这次,黄脊竹蝗再次迁飞入境。

  聪明的虫子

  2020年,黄脊竹蝗再次进入中国云南边境,停留时间长,分布范围扩大。普洱市林业和草原局官方微信7月9日发文称:目前灾情出现如下发展趋势,一是境外黄脊竹蝗持续入侵态势严重,每天都能监测到新入侵种群。二是扩散速度加快,并有向周边县区蔓延趋势。三是入侵种群有向农田扩散蔓延趋势,对农作物存在潜在灾害风险。

  陈鹏,云南省林业和草原科学院森林保护研究所研究员,7月16日,他第二次来到江城指导当地林草部门防控防治蝗虫。

  他把黄脊竹蝗称为一种“聪明的虫子”,它的聪明之处就在于群体性迁飞、取食、扩散。

  “顾名思义,黄脊竹蝗的主要食物就是竹叶,吃完了,它就群体飞到有竹子的地方,无竹叶可吃了,它才吃芭蕉叶和粽叶,最后才会吃玉米叶。”长期研究昆虫,对各类昆虫的习性了如直掌,陈鹏告诉开屏新闻记者,老挝那边的竹叶吃完后,就群体迁飞,越过边境来到江城。它本身飞翔能力不足300米,但它会借力气流和通道飞,一生飞翔距离约为10公里,它如果经过上午的营养补充,借助下午的晴朗天气,会有更远距离的迁飞。

  因为云南的生物多样性,有接近300蝗虫,如竹蝗、稻蝗等,它只有一年的生命周期。在不成灾的情况下,黄脊竹蝗是一个中性物种,在食物链中,它是鸟类、青蛙等的食源,能控制杂草的生长,是杂草的清道夫,在大自然的整个生态系统中,它是一种合理的存在。

  昆虫的生理周期一生要经历卵、若虫或跳蝻、蛹、成虫四种形态,但黄脊竹蝗从蛹到成虫阶段并非完全变态。若虫阶段的黄脊竹蝗银翅膀未成形,只能在地面跳跃,其若虫阶段分为5个龄,其中1-3龄食量很小,且很难被发现,但到4龄及5龄,它就进入暴食期,并开始快速羽化,变成成虫。

  黄脊竹蝗是群体性昆虫,一般一群迁飞有上万只。成长后的黄脊竹蝗进入了补充营养的阶段,助力卵巢、精巢的发育。黄脊竹蝗交配结束后,不再迁移,雄虫完成使命死去,而雌性则就近寻找最佳的产卵地,一般仍在竹林,选择向阳山腰、杂草灌木较少、竹林较稀、土壤较疏松的地方聚集产卵。雌性蝗虫产卵时间一般在7-9月,产卵后死亡,第二年的四五月左右孵化为幼虫。

  这也是杨学礼决定等待次年的原因,待其孵化出来后再集体消杀。

  一只雌性黄脊竹蝗有1-10个卵囊,一个卵囊有约30粒卵,一对黄脊竹蝗,繁殖的下一代最多可达300只,可见其繁殖力之强。不过,黄脊竹蝗是寡食性蝗虫,其危害性远远比不上沙漠蝗虫。研究发现,如吃其他食物,其生理发育将受到不利影响,其中最大风险是导致卵子发育不良,不孵化。

  “如果它跟我们争夺一些生存空间、争夺一些食物、破坏一些我们的景观,那它就是害虫。”陈鹏说,一只雌虫产10个卵囊,有30个卵。除非因为干旱,食物链中它的天敌减少,其虫口数量就会剧增。如果黄脊竹蝗达到了一定的密度,就变成了灾害。

  2011年,国家林草部门专门出台标准,将蝗灾的等级分为轻、中、重三种等级,其中轻度危害为每平方米的蝗虫数量为2-5只,可采取预防性的防控,但当其密度到达2-5只以上,就构成中度灾害,需要进行干预。江城本地也有黄脊竹蝗,但此次蝗灾,主要是外来黄脊竹蝗进入后造成了叠加引起。

  科学治蝗

  要消灭蝗虫群并非易事,暴食期的黄脊竹蝗,食量占据了其一生的60%,而这也是其危害最大的阶段。

  一棵毛竹,约27只黄脊竹蝗就能吃光。“所以要果断、快速地对入侵的蝗虫进行打击。”

  江城也有村民试过用鸭子吃虫卵的方法进行生态消杀,但蝗虫群达到巨大规模,这种方式相对来说困难。现在,当地农业和林草部门进村入户,向村民介绍这种虫子的习性和防治办法。

  陈鹏告诉开屏新闻,目前分层次综合防治精准施药,使用绿色生态的防控手段,在高虫口区,选用仿生药剂,比如现在消杀黄脊竹蝗使用的阿维菌、高效氯氰菊酯等低毒药剂,它会阻止昆虫体内的神经传导物质分解,然后导致神经系统瘫痪,导致害虫死亡,但不会对农作物和人类造成伤害,通过精准施用,能快速压低竹蝗数量。

  “防治的手法最关键的是要监测其产卵地、跳蝻期等,了解黄脊竹蝗的习性。”陈鹏说,并非黄脊竹蝗在境外或云南独有,我国长江以南的多个省区也有分布,因监控、防控措施到位,所以并没有成灾。

  17日,开屏新闻记者来到江城县国庆乡,么等村迷速小组村民正在领取政府派发的高效氯氰菊酯,“村民领了以后,根据规定剂量和水配好后,对发现的蝗虫进行消杀。”该乡副乡长张德飞告诉开屏新闻,每包可以配三到四桶每桶20公斤的药水,当地植保部门采取无人机飞防蝗虫入侵。

  开屏新闻了解到,为建立长效防控机制,云南各级林草、农业部门持续严密监测蝗群迁飞传入动态,加强联防联控,以保护好农作物不受危害。江城县于6月30日启动了专项应急预案,7月7日启动了自然灾害和事故灾难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四级响应。

  目前,8支84人防治队伍和30支3000余人应急处置队伍,正在边境线上全面开展防控应急工作。江城各乡镇到村到人,开始逐级防控蝗虫,迅速压低其数量。

  7月18日,开屏新闻从云南省林业与草原局了解到,截至目前,云南省共调集植保无人机组45组,开展飞防作业3246架次,投入喷雾器7736台次,出动42106人次,全省防治面积167762亩(含重复防治面积) 。

  新闻多一点

  黄脊竹蝗不属于远距离迁飞性害虫。

  黄脊竹蝗俗称“竹蝗”,与飞蝗和沙漠蝗不同,不属于远距离迁飞性害虫,我国云南、广西、广东、湖南、四川等省均有分布,通常喜食竹叶,也可取食水稻、玉米、甘蔗等作物。我国在黄脊竹蝗等蝗虫防治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防控机制,能迅速调集防治队伍、药剂和机械,迅速扑灭,控制危害。

  沙漠蝗

  目前沙漠蝗没有入境云南

  2020年初,由非洲之角而来的沙漠蝗席卷了中东、非洲、南亚的一些国家,灾况严重。目前来看,还在进一步扩散,引起了周边国家的恐慌。事实上,非洲沙漠蝗的治理一直以来是个大难题,这主要是受制于当地的治理技术与资金投入。

  陈鹏向开屏新闻介绍,沙漠蝗本身也不能说它是一种害虫,它也是生态系统中的一个环节。它主要生长于非洲撒哈拉沙漠有稀疏草地或沙漠里,散居时独立寻食,极适应干旱的沙漠环境,只要有20毫升水就能孵化,且孵化率很高。

  如果出现极端天气,如温度湿度的变化等,它不适应生存后,就聚居起来集体迁飞觅食,形成铺天盖地之势。

  历史上没有沙漠蝗大规模迁飞至中国的记载,陈鹏表示,沙漠蝗大批入侵中国为害的可能性不大,中国的气候环境和天然的山脉屏障所致。目前来说,至少云南是没有沙漠蝗的,因为气候、环境条件的限制。“当然,我们要做好监测和防御工作是非常必要的。”

责任编辑:武晓东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