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大叔”和“刘姥爷”的不期之约

工作中的刘文路工作中的牛长青“赵书记,这是我的申请书,我申请延迟退休,和安检的同伴们共同战斗到疫情结束。”2月7日一早,西安铁路局集团公司宝鸡车站客运值班主任牛长青向车间党总支书记赵敏辉递交了申请书。

工作中的刘文路

工作中的牛长青

“赵书记,这是我的申请书,我申请延迟退休,和安检的同伴们共同战斗到疫情结束。”2月7日一早,西安铁路局集团公司宝鸡车站客运值班主任牛长青向车间党总支书记赵敏辉递交了申请书。

就在此时,刚下夜班的客运三班的值班主任刘文路也走了进来,向赵敏辉说道:“赵书记,作为一名老党员,非常时期,我想延迟退休,等疫情结束后再退休,这是我的申请书。”

牛长青一愣,扭脸看了看刘文路,而刘文路看着赵敏辉手上拿着的申请书,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

牛长青在客运岗位整整34年,先后任客运员、客运值班员、客运值班主任等职,是一名具有2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目前承担着60名安检查危队员的管理工作,被大家亲切地称呼为“牛大叔”,按照时间年限,2020年3月31日就要正式离岗退休。

拥有28年党龄的刘文路比牛长青还要早30天退休,因为家里有着一个7岁的外孙和一个1岁半的外孙女,经常被班组的职工称为“刘姥爷”。刘文路在客运岗位36年,他带领他的班组先后荣获火车头先进班组、集团公司先进班组等荣誉称号,个人也连续多年被集团公司党委评为优秀党员。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作为人流密集的宝鸡火车站,自然而然也成了防控疫情传播和蔓延的重点岗位。

“牛大叔”负责安检查危,严守着旅客进站的第一道关口。而“刘姥爷”负责候车、检票进站、站台乘降、出站,以及列车移交发热病人的处置工作,两人的岗位都是防控疫情的第一线。

按常理,“牛大叔”和“刘姥爷”有条件申请做一个月的打备员(即在办公室做内勤的二线人员),也可以休上18天年休,然后光荣退休。可二人却在大年初二和大年初三先后递交了党员“请战书”,并按上了鲜红的手印,主动挑起突击队长的重担。

牛长青所在的安检查危大队,多是年轻人,对于突如其来的疫情都有些恐惧和慌乱。而牛长青则有过应对非典的工作经验。工作期间,他给这些年轻人讲疫情形势、国家防疫举措、疫情防控卫生知识,面对发热旅客该怎么办,做好思想宣传和心理疏导。上岗前,牛长青专门负责挨个给队员测量体温,检查口罩、手套、护目镜佩戴是否正确。下班督促队员洗手、消毒,还不忘叮嘱回家前要遵守小区制度,遵守社会公德。有了“牛大叔”,年轻人都像吃了定心丸,面对旅客,镇定自若,落实防控措施分毫不差。

刘文路所在的客运三班是车站防控疫情的重点区域,旅客乘降组织和旅客移交工作都由他所在的班组负责。从疫情发生至今,刘文路先后两次遇到列车移交发热旅客。每次接到通知,“刘姥爷”总是对同事说:“我经过非典时期,经验比你们丰富,让我来。”穿好防护服冲在第一线,交接、隔离、应急处置始终离不开他的身影。有人劝他,也不能次次都去,毕竟有风险,他笑着说:“我年龄大了,没啥牵挂,这些小年轻拖家带口的,还是我去合适。”可大家都知道,“刘姥爷”心里最疼爱外孙和外孙女,每天下班都会和外孙外孙女玩乐,两个孩子也最盼他回去。疫情发生后,他为了保证孩子和家人的安全,减少了回家次数和家人接触的时间,孩子见不到姥爷,在手机视频里哭闹,刘文路也都把这些忍在心里。

牛长青和刘文路都是老党员,在车间党总支书记赵敏辉的办公室,两人都说:“关键时候共产党员就得冲上去,自己不冲,难道还让群众冲?”正是他们勇敢的示范作用,激发了班组同事的斗志,疫情发生至今,他们所在的班组无一人因畏惧而请假退缩。面对即将退休的“牛大叔”和“刘姥爷”,同事们也希望他们留下来,继续带着大家和疫情战斗到底。

文/图 记者王晓光 通讯员何磊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